徐州博物馆

景区介绍

徐州博物馆是徐州市人民政府在清朝乾隆皇帝南巡时行宫旧址上建立起的地方综合性博物馆,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

徐州博物馆建于1959年,坐落在云龙山北麓,历经三次改扩建,由陈列主楼、土山东汉彭城王墓、汉代采石场遗址、乾隆行宫及碑园四个展区组成。占地面积40000平方米,建筑面积近20000平方米,展厅面积6500平方米。并配有书吧、咖啡吧、纪念品商店等休闲服务区。

徐州博物馆陈列主楼为主展区,常年陈列有“古彭之宝”、“金戈铁马”、“天工汉玉”、“俑偶华彩”、“明清家具”、“邓永清捐赠明清书画”等展览。


特色景观

徐州博物馆陈列主楼为主展区,常年陈列有“古彭之宝”、“金戈铁马”、“天工汉玉”、“俑偶华彩”、“明清家具”、“邓永清捐赠明清书画”等展览。 
    “古彭之宝”组展是徐州博物馆的大型基本陈列,由徐淮初曦、汉室遗珍、史河流韵三个单元组成,展出各类文物珍品近千件。如新石器时代邳州大墩子遗址出土的彩陶和新沂花厅遗址出土的玉器、邳州戴庄战国墓出土的铜器、狮子山北齐墓出土的南北朝时期瓷器、雪山寺北宋窖藏出土的纪年铜乐器、故宫早年调拨的明清官窑瓷器等。 
    “天工汉玉”展厅展出玉棺、银缕玉衣、玉面罩、玉枕等葬玉;玉卮、玉高足杯、玉耳杯等成套玉酒具;S形龙、连体龙、蟠龙、飞龙等各种造形的龙形玉佩;玉戈、玉钺等玉兵器;玉豹、玉熊等玉雕动物;各类玉具剑饰;各种形制的玉璧、璜、瑗等玉礼器。这是我国目前唯一的出土汉玉常设展览。 
    “金戈铁马”展厅展出了徐州出土的古代兵器文物,如汉代楚王铁胄、札甲、大小鱼麟甲和各类铜铁兵器;唐、宋、元代甲胄、铁锏;明代徐州卫镇抚司出土的各类铜铁炮铳、鸟枪等,其中既有冷兵器也有热兵器,还有从地下城遗址整取的兵器堆积现场。这些珍贵文物将再现古彭大地金戈铁马、纵横捭阖的古代战争画卷。 
    “俑偶华彩”展厅展出徐州出土的西汉至宋代的俑塑艺术品。汉代的乐舞俑、彩绘仪卫俑、“飞骑”兵马俑,北朝门吏俑、彩绘女立俑,唐代三彩俑和宋代的卧妪俑等,造型各异,色彩鲜艳,体现出浓郁的时代风格和地域特色。


游览项目

陈列主楼

一楼通过运用现代陈列展示手段,展览徐州出土古代兵器文物,再现古彭大地古代战争画卷,全面反映徐州兵家必争之地的历史。

二楼陈列新出土的汉代玉器,拥有金、银、铜缕玉衣,在全国独一无二。

土山汉墓

土山东汉彭城王陵位于徐州博物馆北侧,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根据北魏郦道元《水经注》等记载为西楚霸王项羽谋士范增之墓,现存封土周径二百余米、高18米,是目前徐州发现东汉时期唯一的彭城王陵。《魏书·地形志》、《水经注》及方志等记载土山为高冢戍、亚父冢、范增墓。传说范增助项羽推翻秦王朝,深得士卒爱戴,死后士卒为其负土筑墓,所以土山是“掬土成 山”的简称。实际上土山是东汉某代彭城王的陵墓,遗址南北长200米、东西宽150米,面积约30000平方米。共发掘清理采石坑68处,其中开采空坑63处,石坯坑5处。另有刻字1处、石渣坑1处、墓葬2座等。遗址还发现采石工具宽錾、扁錾、凿、楔、锸和建筑材料、陶器等。采石场遗址的时代为西汉,可能延续至东汉初期。

西汉采石场遗址

位于和平路北侧、博物馆西南角,是徐州迄今发现的唯一一处汉唐以前的采石场遗址,反映了当时采石工序、工艺的全过程,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和科学价值,2006年5月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该遗址的保护措施以保护现状和展示为主要目标,对汉代采石场采石坑、石坯坑进行原址展示,辅以说明牌、指示牌等。同时,利用多媒体展示采石工艺流程,增加参与性、趣味性和娱乐性。

乾隆行宫及碑园

乾隆行宫是1757年两江总督为清高宗乾隆皇帝南巡驻跸徐州,在原禹王庙基础上改建而成,现仅存行宫大殿,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行宫东侧碑园为一组清幽典雅的古典园林式建筑,园内陈列唐代石幢和唐宋时期的书法名家法帖刻石近百方,是一处典雅秀美的文物园林。


服务设施

讲解咨询、行李寄存、轮椅、儿童车、拐杖、雨伞、简易医疗救护、纪念品中心、茶吧休闲中心、学术报告厅

徐州博物馆纪念品中心位于博物馆主楼大厅西侧,营业面积近三百平方米,内含营业厅、书店、茶座等。环境优美,格调高雅。专营青铜器、陶瓷器、玉器等文物的复、仿制品,书法、绘画、拓片和各具特色的纪念品,经销文物、鉴赏、考古、艺术、地方文史等各类图书画册。


游客中心

设在博物馆陈列大厅一楼,是负责讲解接待、咨询、寄存、租赁物品、电话接听等所有有关观众游览所需的服务中心


交通指南

从火车站乘坐2路、11路、11附路到中山南路中医院站下车,步行至和平路101号即可到达,总时约24分钟; 
市区内乘坐12路、35路、38路、69路、604路、608路到中山南路中医院站下车,步行至和平路101号即可到达。 


解说词

第 一 展 厅   金 戈 铁 马

各位来宾,欢迎大家参观徐州博物馆!

我们来到的第一个展厅——金戈铁马,向大家展示的是历代徐州地区在战争、墓葬、遗址中留下的珍贵兵器。

前  言

徐州古称彭城,地处江淮平原,连接苏鲁200余场战事人类发明史上的重要进步,充分体现了人类的创造力。

这件嵌骨石镞出土于徐州境内邳州大墩子新石器时代遗址316号墓,墓中埋葬的中年男性右手握着骨匕首,左股骨上有石镞残留,深达甲和大鱼鳞甲。汉代将铁铠甲又称为“玄甲”。狮子山汉墓一共出土4领甲,即一札甲、一大鱼鳞甲和两小鱼鳞甲。从出土时的状态来看,当年埋藏时先将铁甲折叠成卷用丝绸包裹,再存入漆木箱中。

札甲因形如书札,故名“札甲”。 由身甲、肩、披膊、甲裙千克剑鞘,剑柄处原缠有丝缑。

汉代的青铜兵器已出现由实战向装饰转变的趋势,等级较高的佩剑均装有精美的玉剑饰。在徐州出土的青铜兵器大多制作精良,很多兵器的刃部时至今日依然锋利如初。狮子山楚王陵出土的大量文物中不乏装饰精美的青铜兵器,这些兵器采用错金银、鎏金、镶嵌等金属工艺进行装饰,本质上属于兵礼器或仪仗器。

鸡鸣戟形状较特殊,其援部略为弧曲,类似雄鸡啼鸣时的拥劲之状,因此得名“鸡鸣戟”或“拥劲戟”。工艺,装饰有云气纹几何图案,骹的部位正反两面镶嵌有二十余颗绿松石,骹口一侧铸耳,用以系张弩和腰引驽,虽然出土实物较少,但在汉画像石上却多有反映。

第三单元 陈兵列武

汉代以后,铁被广泛应用于制作各类兵器,并且大部分兵器都朝向利于骑兵作战的方向发展。这一阶段徐州地区出土的兵器资料相对较少。

辽代后也会变得行动不便,影响作战。因此,随着火器战争时代的到来,这种甲胄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一件完整的甲胄主要由头盔、盆领、身甲、披膊和吊腿组成。身甲是保护胸背的部分,用带子从肩膀上系联,并从腰部束扎,腰下垂有两片吊腿。身甲上缀披膊,左右两片披膊在颈背后联成一体。在古代,头盔又叫兜鍪(mou2),是保护头部的、颈、躯干等部位。马甲又分为铁制和皮质两种,史料记载,辽宋金元时期,契丹和女真这些游牧民族的骑兵战马都装备有铁马甲,为重骑兵。金代时期的北方军队中有一只重甲骑兵,号称“铁浮屠”,,用以刺伤敌军人足马蹄铁蒺藜有扎伤人足马蹄的作用,而更重要的作用在于可以减缓敌军行进的速度。

礌石是一种防御型的石制武器,通过高处向下滚动,借助惯性及重力加速度杀伤敌人。礌石往往是通过礌石孔投射。即在垛口墙一侧建礌石凹槽,可将投放下去的礌石抛得更远。礌石有多种形制:一种是将毛石打磨成球状,器形较大;另一种用毛石打制成近似圆形,形制不甚规整,大小也不一。

布鲁,蒙古语意为“投掷”,是指一种投掷器,最初作为狩猎或防御工具,其形状为一根头部弯曲木棒。布鲁后来逐渐演变为一种单纯娱乐的投掷游戏,甲、弓、枪、炮、铁弹冷热兵器往的炮相比,其口径和炮身长度的比值比较大。由于炮身并不是扩展形状,所以能有效地利用火药燃烧产生的强大气体,从而使发射出去的弹丸具有更大的射程和相当大杀伤力。

鸟铳是明清以来对金属质管状轻型手持火器的统称。代的主要种类。清政府长期实行闭关锁国政策,阻碍对外交流通道,因此导致火器仅在形式上略加改变,至于功能、效力等关键效能则并未见长。直至清末,政府才引进了新式火器。 清代的冷兵器也继承了宋明以来的主要种类,实战性的兵器主要有矛、枪、箭、刀等,但是这些落后的冷兵器显然已不再适用于近代战争,多是个人使用的兵器。

红夷炮指的是荷兰人制造的专门用于海战的大炮。炮弹多以铁、铅制成,是当时比较先进的火炮。

火药:火药是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是用硝石、硫磺和木炭三种原料,经过均匀拌合而成的。火药在北宋时期就开始应用于军事战争。古代火器主要分为燃烧性火器和爆炸性火器两大类,其中燃烧性火器是首批创造的火器,是火药用于军事的标志。

河清门石匾:老东门遗址出土,明代崇祯年间制,是考证明代徐州城的重要实物资料,河清门石匾出土地点应是明清徐州城东门位置所在。

第二展厅 汉室遗珍(金银铜器)

大家来到二楼参观可以看到有三个展厅,这些展厅相对独立,展出的都是徐州汉墓出土的文物精品器造型上一改商周时期的厚重、古拙的作风,变得轻便而灵巧,更适合现实生活中的需要,装饰一般都以素面为主,徐州出土的汉代青铜器,继承并发展了战国鎏金、镶嵌、错金银等新工艺。

我们首先看到的是几件铜锺。锺,是汉代盛酒器。汉代,与此形制相同盛酒器,其上铭文或作“壶”,或作“锺”。 而且有汉墓出土一件铜锺与同墓出土的一件铜壶造型相同,大小相近,这件锺的底部圈足上刻有“明光宫赵姬锺”字铭。另外,同墓出土的锺,也带有“明光宫”铭文。

这里展出的是一组铜鼎。鼎除了作为日常生活使用的炊器与盛食器外,鎏金兽形砚盒的照片,实物珍藏在南京博物院,它分盒盖、盒身两部分。盒身作奇特的怪兽伏地状,兽背为盖,盒内嵌石砚板,有一柱状研石。它通体鎏金,点缀镶嵌青金石、绿松石等,工艺构思新奇,制作精巧。

这件北洞山楚王墓出土的铜铺首为兽面衔环式样。兽面双目突出,双身外撇,整个兽面装饰鳞形纹、麻点纹等。背面有两竖长方形鋬。这种铺首尺寸较大,兽面威严,象征着权力和地位,应是墓室门上的装饰。

铜带钩在汉代用于系结束腰的革带,系结时,钩首可以直接钩括在革带另一端的孔洞中,也可以在相当此孔洞的位置处装环,一件是铜形灯,口沿外附叶形柄,柄背面阴刻隶书“赵姬家”三字。盘下有三蹄足,盘内有锥状火主。

熏炉是汉代贵族常用的室内用具,主要用于调节室内空气和熏衣物。汉代较流行博山炉,出烟孔被塑造为山这件银盘是目前我国发现的汉代时期体量较大的一件银器。

这件大铜釜与银鉴同出于狮子山楚王墓,出土时釜内盛满清水,水内似有一瓢形物,搬动时因水晃动,瓢形物随即消逝。釜内的瓢形物或许是当时放置的舀水瓢,历经两千多年后,水瓢已朽毁。釜为蒸煮器,当时与沐浴用器同出,应是沐浴时煮水所用的器物。

这些个铜臼、铜杵和铜量是和数件套在一起的大铜鉴、铜扁壶等沐浴和盥洗用器一同出土于羊鬼山陪葬坑。根据铜舀上“口宦以看到有两条形制相同的腰带重叠放置,通长97、宽6厘米。腰带两端为纯金铸成的带扣,中间由丝带编缀三排海贝组成带体,海贝中加缀了数朵金花装饰。

第三展厅 天工汉玉

我国汉玉出土虽多,但仅徐州最为集中,在国内外享有盛誉。“天工汉玉”是我国唯一汉玉专题常设展览,也的装饰品两类。佩玉不单纯是装饰品,古人还将玉器道德化、人格化,故有“君子比德于玉”之说,将玉器视为高贵身份和高尚品德的象征。

双龙玉佩

出土于狮子山楚王墓,玉质为和田青白玉,略呈长方形,一侧龙角有沁斑。玉佩上部两侧为两条相背的虬龙,龙头朝外,龙尾内卷,二龙的龙身后部相连,并形成T形孔可以穿系,整体器物透雕,造型庄重。自新时期红山文化最早出现的玉龙开始,历代玉龙的造型千变万化,作为龙形玉佩有单体龙,双龙同体等,这件联体双龙配极为稀少,是同时期的佳作。

S形玉龙佩 1

出土于狮子山楚王墓,质地为新疆和田白玉,莹润透明,有玻璃光泽,局部带沁斑。身体卷曲呈S形,双目圆睁,爪趾锐利,龙尾上卷,通体饰勾连涡纹。龙作为中华民族和黄权的象征,是被高度神话的动物,这件玉龙继承了战国玉龙的雕琢风格,采用阴线刻,浮雕历史上音乐舞蹈发达的时期,中央朝廷有主管音乐的官署——乐府。当时皇帝的后妃都是歌舞能手,玉舞人是汉代女性翩翩起舞的真实写照,不仅是优美的玉雕艺术品,也是研究汉代舞蹈的实物资料

玉翁仲是一种辟邪的玉佩,相传翁仲本名姓阮,秦始皇看到他身材高大,武艺超群,派他守卫临洮,威震匈奴,翁仲死后,用铜铸了它的像,放在咸阳宫司马门外,后人因他有神威之力,用只雕成他的像,守护坟墓,自然也可以随身佩戴驱除邪魔。

玉觿:玉觹是由原始社会佩戴兽角或兽牙的习俗演变过来的,是古代用于解开绳结的用具,北洞山楚王墓出出土于狮子山楚王墓,用和田白玉制成,龙体丰满,张口露齿,身饰勾连涡纹龙爪简化变形,龙尾呈凤尾形,龙身上下透雕云纹,给人以龙腾万里之感,这种龙头凤尾的造型在汉代十分罕见,具有西汉早期玉龙典型风格。

玉飞龙:徐州天齐山汉墓出土,这种立体造型的腾龙在汉代玉龙中非常少见,龙回首,足变形成卷羽,整体造型劲健有力。

凤鸟螭纹玉剑珌北洞山楚王墓的这件玉剑珌以透闪石雕成,玉质晶莹润滑,通体透雕5个螭虎和1只凤鸟,形制比较特别,充分体现了西汉时期们身上佩戴的一种饰品。

网友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757)
暂无相关评论

徐州博物馆

  • 景区级别:AAAA级旅游景区
  • 徐州市云龙区徐州市和平路118号
  • 09:00-17:00(以景区当日公示为准)
  • 70 分钟
  • 0516-83804412

电子地图 查看地图

周边景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