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苏公履迹,来一场千年对话

来源:徐州市文广旅局官微、汉风号  发布时间:2022-12-05

945年前,一代文豪苏轼成为徐州的知州,在短短两年时间里,他抗洪保城,治盗安民,劝农祈雨,寻石炭,修苏堤,并在徐州留下300多篇诗文。

11月25日,徐州市苏轼文化研究会举办了纪念苏轼知徐州945周年活动。

打苏轼牌,唱东坡戏,做宋文章,近年来,徐州注重苏轼文化研究和弘扬,推进黄楼、燕子楼、快哉亭、放鹤亭、显红岛、百步洪、黄茅冈、杏花村等苏轼文化遗迹的修复与利用,擦亮徐州苏轼文化品牌。

1.jpg

苏轼纪念馆航拍

正如中国矿大苏轼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管仁福教授所说,“徐州山秀水美,并不缺少故事和文化的内涵。”“苏轼文化需要通过现代传媒,很好地传播和弘扬”。

本期专题,

我们就通过几处身边的苏轼文化景点,

还原苏公履迹,来一场千年对话。

{苏公履迹靓彭城}

宋熙宁十年(1077)四月,苏轼调任徐州时,其弟苏辙到应天府(商丘)任判官,两人相会濮阳,结伴来徐,同住知州衙门后院的逍遥堂。宋代的徐州知州衙门,即位于现在的彭城壹号。

2.jpg

快哉亭

历史上的逍遥堂早已毁坏,徐州解放后,政府在快哉亭公园内重建了逍遥堂。2021年7月,快哉亭公园经过一年的封园改造重新开放,园内快哉文化、古城文化、苏轼文化相互融合,整个公园面貌一新,再塑了快哉亭历史名园的文化胜景。

苏辙在徐州百日,与苏轼对床而眠,兄弟情深,传为佳话。之后,苏辙惜别徐州,五天后,黄河决口,水困徐州。苏轼率民抗洪,身先士卒。洪水退后,为纪念抗洪胜利,苏轼在徐州城东门建造了一座两层高楼,因黄土克水而取名黄楼。

黄楼是苏轼抗洪胜利的丰碑,和抗洪中修建的苏堤一样,是苏轼留给徐州的永久纪念。寻古黄楼下,漫步苏堤上,徐州人民永远怀念这位亲民爱民的父母官。

3.jpg

黄楼

燕子楼是唐朝武宁军节度使张愔为其妾关盼盼所建,此楼因白居易与关盼盼的和诗而闻名,成为徐州名胜。苏轼在《永遇乐》中感慨“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燕子楼历史上多次重建,最近的一次是1985年于云龙公园知春岛上重建。此佳境,已成为徐州的一张风景名片。

在云龙山西坡,每年初春三月,杏花盛开,绵延十余里。北宋苏轼任职期间,曾多次与诗友部属前往山下赏花吟诗。云龙山景区在近年的提升中,在山坡增建了刘备泉、别有洞天、季子挂剑台等人文景观,在杏花掩映中更添意趣。

2021年6月,第24届中国苏轼学术研讨会在徐州举行,与会者沿着徐州老城区南北历史文化轴,考察了黄楼、快哉亭、黄茅冈、放鹤亭等,认为苏轼文化已积淀成为徐州厚重而珍贵的城市文化基因,彰显出独特的人文气质。

{云龙湖畔念苏公}

云龙湖西南的小南湖,有鹤鸣洲、苏公岛、苏公桥,皆为纪念苏轼所建,苏公岛中央有一片2000多平方米的仿宋古建筑,此即为2020年落成开放的“苏轼纪念馆”。

4.jpg

苏轼纪念馆

在苏轼谪居过的浙江杭州、常州等地,皆有苏轼纪念馆。“徐州有苏轼纪念馆么?”许多游人曾发出这样的疑问,直到在小南湖游览了徐州的苏轼纪念馆,都称“长知识,太美了”。

苏轼纪念馆有二进院落,四个展厅:逍遥厅、清泗厅、眉山厅、快哉厅。“应有文心融泗水,长留诗梦绕黄楼。”苏轼纪念馆大门上的这副楹联,为徐州文史学者田秉锷撰联,徐州史志学会原名誉会长李鸿民书丹,楹联概括了苏轼在徐州的文化功绩。

5.jpg

苏轼纪念馆

进入大门第一进院落,正前方便是逍遥厅。逍遥厅介绍了苏轼一生“八州知州、三品尚书、四州贬官”的从政历程,对苏轼“艺术天才”“文学大家”“朝廷命官”的三种身份及成就做了简介。

穿过逍遥厅进入二进院落,正中的二层仿宋建筑为纪念馆的主建筑清泗厅。清泗厅以“一份担当、万民性命”为主题,图文并茂地再现了苏轼在徐州期间抗洪水、筑苏堤、建黄楼、祈霖雨、平冤狱、捕匪盗、保铁矿、找煤炭的事迹。展厅墙壁上巨大的黄楼抗洪浮雕,生动地呈现了苏轼带领军民抗洪护城的情景。

逍遥厅右侧的眉山厅,以“一门父子、三大文豪”为纲,介绍了苏轼父子、母子、兄弟、夫妻等家庭成员的关系,梳理了“家教、家风”对苏轼的正面影响。

6.jpg

苏轼纪念馆 苏门四学士

眉山厅对面的快哉厅,顾名思义是苏轼在徐州的又一个重要展厅。快哉厅以“一位巨子、百代文明”为题,将苏轼在徐州留下诗词的诸多名胜,以一诗一景的形式予以了介绍。

苏轼在徐州为官两年,“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中”,至今为徐州人民怀念。苏轼纪念馆堪称全面了解苏轼在徐州经历与影响的一部大书,而且,还是免费景点,是一处适合冬日暖阳下,静思怀古的佳地。

7.jpg

苏轼纪念馆


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