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从遇见徐州!

来源:快哉徐州快哉快哉  程姗姗  发布时间:2022-11-28

1.png

“我们的汉字本身就是一首诗

浸入肌肤的、体会过万物的诗”

一份特别的期待,一场浪漫的遇见

就从徐州这座古老的城市开始

一座古城就像是一封徐徐展开的信件

在字里行间感受到岁月和文字的力量

2.jpg

文脉悠悠长,徐州有意思。

在徐州的历史长河里,有些什么样的文字,走过历史的年轮,在如今徐州的风光中,与我们撞个满怀?

3.jpg

徐州古称彭城,初见这两个字是在战国至西汉时期的灰坑中出土的一件陶钵上。

4.png

△徐州城下城遗址博物馆 

这两个字让我们跨越时空,与两千年前的彭城相遇,

一笔一画勾勒历史,

一撇一捺镌刻历史,写尽沧桑。

5.png

(摄影/徐祥瑞)

6.jpg

寻觅徐州风景中的文字,第一站应当来云龙山,浓郁的书墨香气弥漫在山间的角落。

它历史悠久,承载着一代又一代徐州人情感与回忆;它融于城市,增添着都市生活的亮色;它包容开放,让每一个到访的人都可以自在畅游,感受重重墨香。

7.png

步入云龙山北门,山路右侧有一块书有“云龙山”三字的巨石,此字为明万历十四年(1586),徐州兵备右参政柳城莫与齐书。笔力雄健,大气磅礴,远近视之,皆有浩然正气、稳健之美。

8.png

在云龙山第一节山巅,有一块石碑,上书“壮观”二字,思高笔逸,遒劲挺拔,这两个字出自诗仙李白

1736年,徐州知府李根云感慨云龙山气象雄杰,请石匠临摹雕刻了李白“壮观”二字,在乾隆元年元宵节这一天把石刻竖立在云龙山山巅。

9.png

爱云龙山逐渐成为徐州人骨子里的习惯与情结,以至于在千姿百态的人生电影中,它变成了一道独特且共鸣的风景。绝无仅有,不可替代。

所以,苏轼也爱!

他在这座山上留下了重墨华彩。

10.png

高亭千古,鹤飞云天。

“放鹤亭”源于徐州知州苏轼和张山人的旷世友情。宋代,徐州的张山人在云龙山麓修建了一座亭子,专为放鹤之用,楹联诗乃北宋徐州知州苏轼手迹。

11.png

(摄影/徐祥瑞)

元丰元年秋,苏轼还写了一篇《放鹤亭记》。

如今,放鹤亭已屹立为一种风标,一种精神,一种向往、一种怀念。今天,且让我们向云天招一招手,并静静期待,看看是否有鸣鹤归来。

12.jpg

云龙这座山,乾隆也钟爱,他六下江南,四临徐州,在云龙山上留下诗、联、文等石刻。在御碑亭原有乾隆皇帝御笔《放鹤亭歌》刻石,现已失传。

13.png

(摄影/李婷)

一座文化之城,文字的力量不仅在风景中,在生活中,更在徐州代代相传的骨血之中,历经多少年的风雨,也不会变化!

14.jpg

有一座园子,陪伴着徐州的南城墙,以一座凉亭和一塘秋水,饮誉四海。

它就是“快哉亭”。 

15.png

“快哉亭”这名儿,是苏轼起的,字儿也是苏轼题的。修亭的人是他的好友,同在徐州任职的京东提刑使李邦直。 

16.png

李邦直在阳春亭旧址重修新亭之后,邀了文坛领袖苏轼前来游赏,顺便请他给题个字,苏轼应景写下一首《快哉此风赋》,说:贤者之乐,快哉此风。李邦直拍手叫好:得嘞,就快哉亭吧!

17.jpg

(摄影/刘水)

这是一个清新文艺,也厚实凝重的快哉亭,光阴在这里,仿佛有了短暂的静止。只愿再过很多年,快哉亭依然是旧景中的亮色,古画中的新彩。

18.png

(摄影/刘水)

19.jpg

苏轼与徐州感情深厚,虽然在此地只做了一年11个月的知州,却留下了很多故事和文字。

公元1077年秋,苏轼刚到徐州做知州,就遭遇了黄河决堤,暴雨连降,眼见就要把城墙冲垮,于是苏轼带领全城军民抗洪抢险,并在城中筑堤修坝,大水退后,为纪念这次治水,苏知州在当时徐州城的北门,建起一座楼,用黄土涂饰墙面,故名“黄楼”。

20.jpg

(摄影/李婷)

“荡荡清河埔,黄楼我所开。”出自苏轼《送郑户曹》诗,诗中历数徐州山川胜迹和古今豪杰,亦写出了建造黄楼的初衷。

“黄楼”建成之后,在九月九日重阳节举行了典礼,苏轼亲自题写“黄楼”二字匾额。

21.jpg

(摄影/李婷)

与此同时,苏轼还写了一篇文章:

“起东郊之壮观,破西楚之淫名。宾客如云,来四方之豪杰;钟鼓殷地,竦万目之观瞻。实与徐民,长为佳话。”

22.jpg

(摄影/季广天)

23.jpg

徐州是名士之乡,文化浸润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地,在书法文字中寻寻觅觅,那一段段沧桑的历史。

旌旗猎猎,秋风不倦,在戏马台,一方方苍劲有力的汉字中,我们可以领略一代英雄西楚霸王的风姿。

24.png

照壁上的四个大型篆字“拔山盖世”取自项羽的《垓下歌》“力拔山兮气盖世”。盖世英雄项羽,在他人生最辉煌的时刻,留下了徐州第一胜迹——戏马台。

25.png

风云阁又称戏马台碑亭,清道光廿八年(1848)徐州知府周焘始建碑亭;光绪十三年(1887)徐州道段喆重修。1987年改为风云阁,匾额上写着“从此风云”四字篆额,意指自项羽在彭城建戏马台后,楚汉战争开启,风云就此而起。

亭内“戏马台”三字,雄浑有力,气势恢弘,出自徐州兵备右参政柳城莫与齐,为明万历十一年所立。

26.png

碑亭楹联上的“风吼雷鸣拔山除暴,云飞旗舞戏马兴戎”为徐州籍国画大师李可染所书,笔墨韵味流泻而出,个性鲜明,苍翠欲滴。

27.png

在碑亭西北角石上刻有“秋风戏马”四字,为我国著名书法家、篆刻家、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沙孟海老人题写,为徐州古八景之一。

28.jpg

风云阁前方有一块巨石,上面有著名书法家尉天池书写的“南山”二字,苍劲浑厚,潇洒豪放,秀逸清奇。

29.jpg

西楚霸王的英雄豪气,挥洒在昔日的山水间,流淌在历史的长河中;秋风戏马的千古绝唱也在各位书法大家的笔下传扬。

悠悠楚韵与浩浩汉风在这里交相辉映、流传千载,成为这座城独特的魅力和风情。

30.jpg

一座小楼,让白居易、苏轼、文天祥等历代文人咏怀,这就是徐州古代五大名楼之一:燕子楼。匾额上的三个字由著名书法家王冰石在1986年书。

31.png

(摄影/徐祥瑞)

青的瓦,白的墙,弯的桥,翠的竹,立的亭,杨柳依依,灯火点点……白居易忆及当年,一番感慨,写下了《燕子楼》三首,留下了“燕子楼中霜月夜,秋来只为一人长”的名句。

32.png

(摄影/徐祥瑞)

33.jpg

推开徐州城下城遗址博物馆的朱红色大门,一部尘封的史书、一幅梦幻的拼图,再现了这座湮没的古城。深壑高墙、残垣断壁,还原着徐州城的历史脉络。

34.jpg

△徐州城下城遗址博物馆讲解员 刘思佳

站在博物馆的北门,脚下是曾经热闹的北门大街,面前是由徐州籍著名书法家、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仇高驰题写的馆名,拾级而上,感慨万千。

35.png

(图/徐州城下城遗址博物馆)

座落在水院的碑龟,出土于苏宁广场建设工地距地表深5米的地层中,碑身上端已经残缺——题“⋯肆佰户太原王公德政碑”,通过这一段段碑中文字,我们与千年前的彭城对话。

36.png

(摄影/季广天)

碑文记载了后周王晏因立军功被授予武宁军节度使之事,以及其在任期间的功绩,为讨论五代时期的封户、崇武倾向等问题以及还原五代时期的历史,提供了生动的实物资料。

37.jpg

(图/徐州博物馆)

在这里,一眼望千年。

这座历经风雨沧桑的城下之城,是城市的文明印记,见证着时代的变迁,刻画下古城最生动的年轮。

38.png

(摄影/季广天)

徐州是一座天然的博物馆,在这里,每一条街巷都被赋予了历史的深意,一块块匾,一块块碑,书写的不仅仅是文字,更是融于这座城市的元素与记忆,氤氲了一抹独属于徐州这座城烟火味道和人文气息。

///

千山万水,徐州等你

纸短情长,予你万千

我们,徐州见


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